下載

選擇影音主機
  • 視頻點播
  • 音頻點播
【請點選播放集數】

      滑鼠左鍵雙擊講演稿內容切換豎橫排 文字檔下載:docpdf    
 

學佛答問(答香港參學同修之二十一)  (共一集)  2005/12/2 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 檔名:21-292-0001

  諸位法師、諸位同學,今天是我們解答問題的時間,我看到桌子上有兩張的提問。

  問:第一個是北京居士們問,學佛的弟子都知道馬祖建叢林,百丈立清規的典故。請問老法師,建道場與立清規是否同等重要?所謂清規,在當代應該包括哪些內容?一個道場如果不重視清規的建立與遵守,是否能達到教化眾生的目的?請老法師慈悲開示。

  答:這個問題問得很好,建道場跟立清規這兩樁事情哪個重要?立清規比建道場還要重要。如果有清規沒有道場,你一個人在家裡依照規矩修行能成就;道場沒有清規,沒有一個成就的,所以這一定要知道。清規就是戒律,是戒律的現代化。戒律的精神永遠不變,但是戒條有很多事情古今中外不一樣,一定要配合我們的生活習慣,配合我們當地的狀況,我們才便利於遵守。所以祖師把這個戒律合乎我們此時此地訂一套清規,必須要遵守的。

  現在佛教出了問題,是嚴重的問題,那就是學佛只是一腔熱情,佛是什麼不知道,從哪裡學起也不知道,念佛,心口不相應,口裡念佛,心裡面還在打妄想,所以成就的人很少很少。過去我在台灣求學的時候,我們的老師常常告訴我們,一萬個念佛人,這真正天天念阿彌陀佛,每天拿著念珠念的,一萬個人,真能往生的大概只有二、三個,萬分之二、三,大多數都不能往生,這原因在哪裡?古來的祖師告訴我們,這個法門叫易行道,萬修萬人去,一個都不漏。為什麼現在一萬個人修,會有九千九百九十多個都不能成就?道理在哪裡不能不知道,道理就是我們不守規矩,清規縱然訂下來,你還是做不到。

  不要說別的,佛門裡面基本的規矩,這還不是戒律,十善業。十善是根本,戒律是在十善之上。你們聽了《十善業道經》,讀了《十善業道經》,你就曉得佛在《十善業道經》上講得多清楚。聲聞菩提,緣覺菩提,乃至於無上菩提,人天善法都是以十善為基礎,沒有十善,人身都得不到,人死了以後,就不能再得人身。人身都得不到,你怎麼能成佛?你怎麼能往生?哪有這種道理!這是佛法裡頭的基本法。

  我們學淨土,淨宗學會的成立是夏蓮居老居士他老人家的願望。在往年都是建念佛堂,都是建蓮社,從來也沒有想到是淨宗學會。淨宗學會這個名詞是夏蓮居老居士提出來,但是沒有成立。以後在戰亂當中,他也往生了,所以這樁事情,他的學生,黃念祖老居士是他的傳人,一直就放在心上。我們在美國這才有聯繫,但是沒有見面,他回到北京去了。我特地到北京去看他老人家,了解夏蓮居老居士一些狀況。他就把淨宗學會這樁事情拜託我,他說:法師,你在海外弘法,希望在海外到處建立淨宗學會。我們現在在海外有一百多個淨宗學會。

  淨宗學會就跟從前蓮社一樣,名詞現代化了。這個名詞非常好,希望讓社會許許多多的大眾不再誤會佛教是迷信,所以它稱為學會,這淨土宗的學會。當然禪宗可以有禪宗學會,天台學會,華嚴學會,都可以這樣子成立。這個構想、建議非常好,所以我們第一個淨宗學會是在加拿大溫哥華成立的,第二個是在舊金山成立的。這以後在各個地區,在美國好像就將近有三十個淨宗學會,最多的是南洋,我聽說單單馬來西亞這個國家就有一百多個淨宗學會,所以念佛的人愈來愈多。

  我們冷靜的觀察,無論在家出家十善做不到。淨宗學會修行的指導原則,可以說最高的指導原則就是淨業三福,佛在《觀無量壽佛經》上所說的,我們用這三條作為我們依靠的準則。第一條四句,「孝養父母,奉事師長,慈心不殺,修十善業」,第一條就落在十善業上。十善業做不到,不孝父母,不敬師長,所以孝親尊師是落在十善上,沒有十善這都沒有了。十善沒有,三皈五戒就沒有。要知道三皈五戒是建立在十善的基礎上,你有十善,你才能受持三皈,才能受五戒、菩薩戒。所以十善沒有,那你要是受戒皈依,都是假的,都不是真的;我們佛門常說叫名字位中人,有名無實。受了三皈做不到,五戒也做不到,就全是假的不是真的。為什麼做不到?我們要把這個因找出來,這才能救。原因是佛在經教裡頭教導我們,學佛如果不能夠先學小乘,後學大乘,佛說這個人不是我的學生,非佛弟子,所以學佛要按部就班來。像讀書,你要從小學念起,小學念完了念中學,中學念完了念大學,按部就班循序漸進,這才行。

  佛法傳到中國來,小乘經論是非常完整,我們現在《大藏經》裡面,阿含部就是小乘經。所以初期到中國來的時候,確實從小乘學起;但是到唐朝中葉以後,中國的佛弟子,無論在家出家不學小乘了,宋朝以後完全沒有了,所以小乘本來兩個宗(俱舍宗、成實宗)就失傳,沒了。為什麼?中國佛弟子用儒、用道(儒家、道家)代替小乘,行,以這個基礎直接入大乘決定沒有問題。所以小乘這樣在中國就衰了,經典是留下來,沒有人學了。從前學佛的人統統都有儒家教育的基礎,就是中國傳統的教育,有這個基礎。中國傳統教育疏忽、斷掉了,至少斷了七十年。七十年,三代,我小的時候還沾上一點邊,那點邊就很管用。如果沒有這點邊,你在這一生在佛法上沒有辦法契入,所以中國傳統教育重要。

  儒家的教育,它的特色是在家庭,家庭教育。從小父母教,大人教,是以身教不是以言教。小孩出生三、四天就開始接受教育,做父母的人在小孩面前,一舉一動都規規矩矩。他會看,他會聽,雖然他不會說話,他統統看清楚、聽清楚,都記在阿賴耶識裡頭。所以中國有句諺語講「三歲看八十,七歲看終身」,就是說三歲,他三年的學習,你就能夠判斷這個人到八十歲他是個好人還是壞人,就能夠知道,根紮下去了。所謂「少成若天性,習慣成自然」,是家教好。

  我們這個家教,滿清亡國之後,中國這個地區一片混亂,軍閥割據。民國成立不久,你看看日本人侵略中國,八年抗戰,把整個社會打亂,把我們的家庭教育毀掉了,大家都逃難。抗戰期間八年,我走了十個省,日本人在後面追,我們在前面跑,過的是非常艱苦的生活。所以這七十年不算長也不算短,現在要救還來得及。現在不救,再等十年,神仙都救不了,沒法子救了。好在這幾年來國家領導人提倡「以德治國」,提倡「和諧社會」,大陸許許多多地方有兒童讀經班的出現,這是好現象,從根救起。

  所以我勸勉學佛的同學,真正要成就,那你不學小乘;小乘實在經很多是不太容易,要很長的時間,還是用儒家的。用儒家最根本的就是《弟子規》。《弟子規》分量不多,總共只有一千零八十個字,三個字一句,總共三百六十句。真正用一年的時間,一年的時間你讀經沒有關係,你每天功課可以照做,佛可以照念,全心全力把《弟子規》落實,要統統做到,那是戒律,那是戒律的基礎。你有《弟子規》,《十善業道》不難,你真的可以落實。因為《十善業道》,你的三皈五戒是真的就不是假的,戒律清規你才能做得到。今天說做不到,原因是沒有《弟子規》的基礎,也沒有小乘教的基礎,所以就是連十善都做不到。原因在此地,我們要懂得,要知道從哪裡下手。過去沒有學,現在學來得及,有個一年的時間,決定可以落實。那我們學佛的條件具足了,這才能夠向上提升。所以提到清規,這《弟子規》就是清規的基本法,必須要學,必須要做到。

  問:第二個問題,在佛陀時代,提婆達多以五逆十惡的行為來磨難佛陀,並以逆增上緣成就了佛陀,所以他是菩薩大權示現為魔的形象,雖墮地獄,但不受地獄苦報。在當今這個顛倒的時代,有許多妖魔鬼怪化現成菩薩的形象,請問老法師,他們是否也來磨難佛或成就佛?我們應該如何識別與對待?

  答:你這個話說得也有道理,佛跟魔是在你心裡頭,不在外頭,外面無魔也無佛。你能夠如理如法的對待,外面境界就是佛境界;違理違法,那外面境界就是魔。譬如說,你有個冤親債主天天找你麻煩,天天來折磨你,你在受折磨而沒有怨恨心、沒有瞋恚心,那就是菩薩,為什麼?成就你忍辱波羅蜜,成就你持戒波羅蜜,他真的成就你,所以說在一念之間;如果你受折磨的時候起怨恨心,起了報復心,那就是魔,將來你們兩個生生世世冤冤相報沒完沒了。一念之間!不在外面,在自己內心。自己內心是真正學佛,禁得起磨鍊,對於折磨的人,侮辱的人,陷害的人,你還會生感恩的心,為什麼?業障消了。就是在逆境惡緣裡頭不起瞋恚,沒有報復,反而感恩他替我消業障。無始今生的業障太多,不是這樣的折磨,業障怎麼消得掉?都在一念覺。所以我們一念覺,沒有一法不是佛法;一念迷,佛法也是妖魔鬼怪,也沒有佛法了,一念覺迷之差。這要會用,真正禁得起考驗。

  可是學佛的人為什麼在境界裡面受不了折磨?順境生貪戀,逆境生瞋恚,對於宇宙人生的真相不知道,迷了,所以他起心動念與事實真相相違背。在這種情形之下,我們就曉得經不能不讀,古人所講三天不讀聖賢書,面目可憎。那就不像人。現在的人一天不讀聖賢書就是妖魔鬼怪。不但要讀書,要聽講,為什麼?經書你不一定能夠看得懂,你不一定了解它的意思。讀,不了解意思,不得受用,所以一定要明瞭通達,然後應用在日常生活。生活當中、工作之中,處事待人接物,知道怎麼轉境界。我們最近,《華嚴經》這一品「淨行品」,那是法身菩薩,你看他們怎麼轉境界法,舉了一百四十一個例子給我們看。我們要學會了,那就是學普賢菩薩,這是屬於普賢行。普賢行在菩薩裡面是最高的、最圓滿的,圓修圓證。

  我在離開新加坡,離開新加坡有四年了,離開的時候我給我們的同學寫了兩句話,勉勵大家,也是一副對聯。上聯是「處順境」,環境一切都好,稱心如意,「隨善緣」,緣是人事環境,周邊的人都是善人、都是好人,「不生貪痴」,這貪跟愚痴不生,不生貪痴,「福慧全現」;下聯是「處逆境」,環境不好,處處都是障礙,「隨惡緣」,周邊的人都是惡人、都是冤親債主,在這個環境裡頭「不起瞋恚,業障全消」。你能懂得這個道理,無論在什麼環境當中,無論在什麼樣人事當中,統統都是好因緣,都是幫助我們、成就我們的。如果在境界裡頭起貪瞋痴慢,那就是魔,那就不是佛。佛是在任何環境決定不起貪瞋痴慢。

  問:下面一個問題,他說昨天一個同修告訴我,有個姓陸的居士,他住在北京白石橋一帶,自稱是淨空法師的弟子,招來很多人,用功力給人看病,還自稱是受過釋迦牟尼佛的加持兩年。他向徒眾售賣各種護生卡,三百塊錢一張。我的同修很氣憤,因為他常常聽老法師講經,知道此人一定是騙子,所以請我轉告老法師,請你在講經的時候提醒大家。

  答:這個事情太多了,在中國、在外國都有,都有這些冒充名義做些違法的事情。這些事情,中國政府清楚。好像是上一次,香港這邊有次佛牙展覽,我們國家宗教局的局長(葉局長)那天來參加。他的時間很匆忙,頭一天來,第二天就回去了,就約我早晨在一起吃早飯。他就告訴我,他說:法師,你的言論講演決定沒問題,我們很放心。這國內有批非法的人假冒你的名義在那裡犯罪,做不如法的事情,這些你完全都不知道,這是我們的事情,我們來管。很難得,我確實不知道,我哪裡知道?他們宗教局、治安單位知道,所以大家遇到這些事情,最好向公安檢舉,由國家用法律來處置這些事情。這些事情確確實實與我不相干。

  我常常講經告訴大家,我沒有徒眾,我沒有收過徒弟,我也沒有收過學生。雖然講經教學幾十年。我講經教學都在隔壁攝影棚。所以我跟葉局長講,我講經沒有聽眾,我教學沒有學生。那學生、聽眾在哪裡?都在電視機前面,都在網路。我們利用網際網路有八年了,利用衛星也有四年,二00三年元旦我們就用衛星電視,我們自己有個衛星電視台,現在有五顆衛星覆蓋全世界,二十四小時都可以能收到,不要付任何費用的,只要裝一個小碟你就可以接收到,二十四小時不中斷。所以我比一般法師辛苦,你看我八十歲了,沒有侍者。人家三、四十歲做住持,就有幾個人照顧他,我到八十歲還是自己照顧自己。袈裟脫下來之後,沒有人替我整理,我自己要疊,沒有人替我服務,確實不一樣。他們那些人福報大,我也不羨慕他,為什麼?我自己能照顧我自己,說明我的身體還可以,還不需要別人照顧。所以我自己沒有道場,我也沒有住的地方。在香港我住的地方是陳老太太她的房子借給我住的。她有所有權,我有使用權,這很自在。她只給我一把鑰匙,我就開門進去,所有一切開銷,什麼水電費都是她付,電話費都是她付,我統統都不知道,所以很省心省事。

  問:這張有六個問題。第一個問題,在國內有許多人聽了老法師講經,不顧家人的看法與實際生活環境,離開家庭,辭去工作,到念佛堂念佛,或者變賣家產以布施;過了一段時間,實在生活過不去了,又回到家中。使不學佛的親人朋友都產生很大的反感,也讓國家社會對學佛產生誤會,覺得這是盲目的狂熱,非常危險。請老法師開示。

  答:這個我也聽說,很多年前我就聽說有這個現象。曾經還有一個人打電話告訴我,我不認識他,他說他聽了經之後,把工作也辭掉了,大概家產恐怕沒有變賣,但是也是生活非常艱難。大概是一年多之後,他說沒有辦法,生活過不下去了,打電話問我怎麼辦?你幹的這個事情,我沒有教你,你自己負責任,我沒有教你這麼做法,這是決定錯誤的。布施要如理如法,你這個道理不懂,方法也不知道,你怎麼能收到效果?沒這個道理。

  布施一定要隨緣隨分,隨自己力量,不能超過。有些人到佛門裡面來布施,有一年我在台灣,我們華藏圖書館的館長,確實她很有智慧,有個人過年拿了五十萬來供養,館長就問他,你的錢從哪裡來的?你是不是很有錢?他說不是,那錢從哪裡來的?他說借高利貸來的。館長馬上叫他拿回去,一分錢不收他的,你這個不如法,為什麼?你增加自己的負擔、痛苦,給你自己帶來壓力,佛決不會這樣教人的。佛教人離苦得樂,你學佛的時候是得苦離樂,那就錯了。學佛的人一定很快樂的,哪有學佛學得愈來愈辛苦,那我早就不幹了,是不是?哪有這種道理!

  我感謝老師,這我常常掛在口邊,你們也常常聽到的,為什麼?老師跟我說「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」,真的,一點不假。我這五十四年親身的體驗,愈學愈快樂。布施供養隨緣,一定要把自己的經濟生活、家庭經濟生活沒有問題,有多餘的這才可以布施,不是叫你變賣家產,什麼都不要。你去查查《大藏經》,哪有這條?沒有這條。所以佛對於一切眾生,合情、合理、合法,絕對不會加重大家的負擔,不會給大家有壓力。

  我們道場,這是老師一生做了榜樣給我們看的。台中蓮社是李老師建立的,慈光圖書館、孤兒院、育幼院,最後還有菩提醫院,這是他老人家建立的,原則是不化緣,不問人要錢。講經的道場,如果說聽眾來的時候,你跟人家化緣,人家下次不敢來了,那個地方去都是要錢的,人家還敢來嗎?你把人聽經的機緣打斷了,決定不許可。錢從哪裡來?是大家自動送來的。送來的時候多問,小數字沒有問題,大數字一定要問錢從哪裡來的?來的不如法,不可以接受。你捐這個錢,你家裡人曉不曉得?家裡人不曉得,有不同意的,你數字很大的話,家人不高興,不能接受,都退回。一定叫大家在一起學佛快快樂樂的,不能有絲毫壓力,這才是佛的道場。

  釋迦牟尼佛當年在世,他給我們做了最好的榜樣。那個僧團也不小,經上你們大家都念到,一千二百五十五人,很大的一個僧團。生活,每天都出去托缽,而且托缽只可以托七家;七家都沒有了,你就回去,不要再托了,再托人家說這個和尚貪心,怎麼跑這麼多人家?托不到,回去;有托得多的,回去分給你吃。所以托缽時候,不是托了馬上就吃,不是,托了之後回去再一起吃飯。所以佛的制度好,絕對不要人家一分錢。那個時候的供養就是飲食,這一餐飯,一餐飯還不是一家托的,好幾家才托滿一缽飯。另外衣服接受供養,臥具,生病的時候醫藥,叫四事供養;除這四個之外,一概不接受,叫清淨比丘。

  出了家,人家好心,居士也好心,遇到大財主,買了房子來供養你,給你建道場,那是什麼?送你回家去。你本來出家了,現在又給個家給你,錯了,這不可以接受。我們希望道場都是如法的。我們到香港講經,過去都是租街坊福利會,每個月來講五天,借那個地方。以後有同修發心買下這個場所,一個人買的。我來看看,可以。又沒有多久下面九樓也要賣,所以另外一個居士也是一個人買的,買了什麼?借給我們用,他收租金,一年一塊錢。我們不用了,還給他;我們要用,那就永遠租下去,一年一塊錢。以後沒有多久十樓又賣出來,那正好九樓,十樓,十一樓,都是一個人發心,我們也沒有去找他,自己來發心提供。所以有這麼大,夠了,不要再搞了,再搞麻煩就來了。道場小,開銷小,容易維持,絕對不給同修們增加一點負擔、增加一點麻煩,這才叫如理如法。

  我們大家在一起學習,尤其現在我們是用遠程教學的方法,你在家裡可以學,你不必到道場來。從網路上,我們每天講經,同時上網都可以看得到。我們的衛星跟網路連線,所以你家裡沒有接收的天線,你用網路可以看到我們的衛星,非常方便。電腦跟你家裡電視機一接,全家人都可以看,很方便。現在科學技術很進步,很好用。所以這些一定要多聽經,多明瞭。

  學佛不能迷信,學佛不可以搞宗教狂熱,那就錯了。我們講得很清楚,也講得很多,佛法是教育不是宗教。最明顯的,宗教裡頭一定是有一個神,佛教沒有。佛教我們供養的是佛,佛是我們的老師,你看我們都稱本師釋迦牟尼佛,這是創教的、根本的老師。菩薩是佛的學生,我們今天也跟佛學,菩薩跟我們的關係,菩薩是學長,他學在前,我們學在後,我們都是同學,同一個老師。所以我們跟菩薩的關係是學長學弟的關係,是這個關係,要搞清楚。可不能把佛菩薩都當作神明看待,那就錯了,完全錯了。

  問:第二個問題,現在海內外許多同學都有志於戲劇、藝術的方式來傳播聖賢教育。在製作過程中,都希望有老法師來把關,確認自己的劇本、方向等等沒有問題。敬請老法師開示。

  答:我沒有這麼多時間來把關,這要請大家諒解。我自己現在也在做這個事情,這我做的,劇本我當然要看。其他地方太多,我沒有那麼多時間來看。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方法,現在這個社會迫切需要的是因果教育,應該擺在第一位;倫理道德的教育還要擺在第二位,還是其次。大家不相信因果報應,什麼壞事都敢幹,報應臨頭的時候後悔莫及。

  印光老法師,這是我們淨土宗最近的一代祖師,我們的法是從印祖那裡傳下來的,我的老師是印祖的學生。早年我在香港講經,一九七七年,將近三十年了。第一次到香港來,在中華佛教圖書館界限街,那個講堂還沒有我們這麼大。我記得那一次在那裡講了兩個月,講《楞嚴經》。兩個月之後,我們就換到香港藍塘道光明講堂,又講了兩個月,第一次來香港講四個月。在中華佛教圖書館發現印光大師印的書,他老人家的一個弘化社,這也是給我們做了最好的榜樣。老人德高望重,皈依的四眾弟子很多,供養很多,他一分錢都沒有用,全部拿來做印經流通,沒有做第二樁事情,這真叫一門深入,就做這麼一樁事情。我們在印祖有一篇開示,是在上海護國息災法會講的開示,一共是七天,每天都有一次開示,有記錄,我看到了,最後一天傳授三皈五戒。我在那裡面看到,當時北方有災難,老法師看到這個情形也拿了一點錢去賑災,三千大洋。在那時候這數字很大,錢從哪裡來的?從印經款子裡面撥出來的。我們才曉得他全部的供養統統在印經。

  而印經裡面,是以《了凡四訓》、《感應篇彙編》、《安士全書》這三種書印得最多。我看後頭的版權頁二十多版,每一版大概都有五萬以上,五萬冊,七萬冊,十萬冊。我概略的把它統計一下,這三樣書超過三百萬冊。我那個時候就呆了,老和尚,一代祖師不印佛經,印這些東西。《了凡四訓》儒家的,《感應篇》是道教的不是佛教的,《安士全書》是周安士居士編的,前面一半是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,也是道家的;後面有三篇,它一共四篇,《萬善先資》勸戒殺,《欲海回狂》勸戒淫,最後一篇《西歸直指》勸念佛。我就想他為什麼印這麼多?現在明白了,要挽救今天的社會,除了因果教育之外,沒有第二條路可走。大家都懂得因果報應,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你幹事、起心動念都會謹慎一點,後頭有報應!所以他這樣大力的來推動、來宣揚,給我們很大的啟示。我那一次回到台灣之後,我也把這種書,總共差不多印了六、七萬冊,而且都講過。好像《了凡四訓》講過三遍,《感應篇》跟《陰騭文》統統都講過。

  現在在這個時代印書沒人看了,而且這三樣東西的文字都是文言文的,雖然是很淺的文言文,現在人看不懂。所以我就想到,我們一定要把祖師的這種慈悲心發揚光大,要幫助他把因果教育推向世界,那怎麼辦?就想到連續劇最好。剛剛好有位同學他父親給他一筆遺產拿來給我,想做佛教教育的事業,我說那太好,這個數字也很大,美金九百萬,我兩樁事情就把它開銷掉了。這電視連續劇總共八十集,《了凡四訓》二十集,大概明年二、三月就出來了,現在統統拍好了,最後就是後製剪接;另外就是《感應篇》三十集,《安士全書》三十集,總共八十集。八十集大概美金差不多五百萬,你看一下子就打發掉了。另外還剩的有一些錢,我們在我的老家,我替他建了一個文化教育中心,錢我沒有看到,全部沒有了,做了兩樁好事情。

  有錢就做,沒錢就不做,不要去找錢,找事做,那個苦死了。所以中國老人說得好,「多事不如少事,好事不如無事」。他送來了,沒有法子,要替他做好事情,他不知道怎麼做。這八十集連續劇大概要到二00七年五、六月就全部都出來,全部都做好。我的標準很高,因為錢夠了,要能達到國內第一流的水平。你們從前看過「雍正王朝」的,如果低過那個我不要,不能比那個差。所以他們找最好的導演,最好的演員,這把我們印祖的願望就能普及到全世界。我們自己有衛星電視台,可以二十四小時不斷的傳播。將來做出來之後,下面打字幕,這個字幕用聯合國承認的世界的語言,有我們華語、有英語、有法語、有阿拉伯語、俄羅斯語,我們都配上字幕在全世界播放,好事情。這是講到用戲劇、藝術的方法來傳達,這我現在跟他們藝術界的人也有往來。

  問:第三個問題,現在世界很亂,有些年輕同學,有些正在就讀大學,有些在海外留學,希望放棄學業,好好修行,聽經念佛,但與家人看法有所抵觸。請問老法師應如何抉擇?

  答:學佛首先要懂得「孝養父母,奉事師長」,父母不同意,你暫時把學佛放在一邊,先把學業完成,這是你父母對你的期望,要把書念好,把學位拿到。學佛跟你讀書、跟你工作都不會有抵觸,學佛是守規矩,開智慧。你守規矩,無論從事哪個行業,你一定會做得很好,一定會得到社會大眾對你的尊重,你是個好人。尤其是修淨土,確確實實像《華嚴經》上所講的,「理事無礙,事事無礙」。學佛就是希望你每天,你在學校讀書,學業很重要,每天抽出一個小時聽經。在網路上聽可以,在衛星電視上,因為這電視是二十四小時統統都有的。所以無論在世界哪個地區,你在你自己的時段裡面;我們現在這個經是播八個小時,兩次重播,因為每個地方時差不一樣,實際上是每天播八個小時,三八二十四,所以全世界可以收到;你覺得什麼時候方便,你把這個時段選好,聽經。這不能夠缺少,天天聽經就不會退轉。

  問:下面一個問題,有些家長怕孩子受到污染,希望把年歲很小的孩子送到寺院,或與老法師相關的道場學習,脫離社會正常教育體系。請老法師開示。

  答:這很難,太不容易。你就是小孩送到寺院、送到道場,他會長大,他長到十七、八歲的時候,他就不聽你的,跟外面社會一接觸,馬上就被染污,很快,保不住。寺廟裡頭也不行,也保不住,這個道理你一定要懂。真正要把小孩教好,自己要以身作則,而且一定要像古聖先賢那個辦法,小孩生下來三、四天,你就開始教。做父母的、做長輩的大人,在小孩面前,一舉一動都要守規矩,讓他落下都是好印象,沒有負面的。父母怎麼做?父母的所作所為就是《弟子規》,所以《弟子規》不是給小孩念的,《弟子規》是父母做出來給小孩看的。他能夠從張開眼睛就看到,一直看三年,那個根就很深,他才有能力在這個社會上,現在所講的免疫力,他有能力辨別是非,他可以不接受染污。你要是不從這樣子紮根的話,不行。你說小孩三歲、五歲開始教,不行,沒有用,他腦子裡頭那個壞東西、髒東西已經太多了,這個道理要懂。中國古聖先賢最懂得教育,所以中國在歷代,代代都有聖賢出來,這是什麼?家庭教育好,父母懂得。

  最徹底的從胎教,母親懷孕的時候,這在中國史書裡頭都有記載。周文王,文王的母親太任懷他的時候,「目不視惡色」,就是眼睛不善的絕不看,「耳不聽淫聲,口不出傲言」,起心動念,一舉一動,影響胎兒,胎教!生下這個孩子是周文王,大聖人。所以周家在中國歷史上八百年,這歷史最長的,得力於三個婦女:周文王的祖母太姜,他的母親太任,他自己的太太叫太姒。現在你們都不知道這婦女稱太太,太太從哪裡來的?為什麼稱太太?就是周家這三太教出聖人出來。太太是聖人的母親,無比的尊貴。現在都叫太太,不知道太太兩個字什麼意思,從哪裡來的不知道,就從這來的,不可以不知道。

  這裡頭講求的是什麼?就是五倫,這倫常道德。五倫裡頭頭一個「父子有親」,這父子的親愛,天性,那不是教出來的,天性。教育就是怎樣把這個親愛保持,永恆不變。你看三歲的小孩對父母講我要孝順你,到八、九歲就不孝順,就變了,說話都靠不住了,這是什麼原因?教育。教育的功能就是把他的那種善心、善意、愛心永恆保持,永遠不變;第二個目的就是把這個愛心發揚光大,他知道愛父母,他愛兄弟、愛他的家族,愛社會,愛國家,愛人類,擴大,這是教育,父子有親。所以中國的教育就是那個親愛,就教這個東西。君臣有義、夫婦有別,非常重要。夫婦兩個組成一個家庭,別是什麼?各別有不同的任務,先生他負擔家庭經濟生活,所以他在外;太太教兒女成聖賢,各人有各人的任務,不同。太太的任務比先生超出太多,先生只知道賺錢養家,那家裡的後代出不出人才?出不出聖人?太太的責任。你們說太太的責任,她多重!

  所以你了解這是周朝開國之前這三太,才有文武周公,才有這麼多聖人出來,才能夠建立這個王朝八百年。八百年,說實在話,這是過去我的老師告訴我,周朝末年周家這些子孫如果都能遵守祖宗的規矩,中國到今天還是周朝,千年萬世。後代不遵守祖宗的成法,隨著自己的貪瞋痴慢、煩惱習氣,這才讓人家把你的政權推翻,國破家亡。周朝制度是非常健全,《周禮》就是周公所制定的,用現代的話來說,就是他們國家的憲法。《儀禮》就是人民一般生活的規矩,所以中國號稱禮儀之邦。孔老夫子對於文武周公是最敬佩的,心目當中的聖人。

  所以夫婦有別要知道,現在雖然講男女平等也一樣。如果太太出去工作,先生就要教育下一代的聖人。兩個人都出去了,你家後代就沒有了。後代不是說你沒有兒女,兒女不成材,兒女沒有受到好的教育,這個道理要懂。經書裡面所說的「不孝有三,無後為大」。那個後,古人講的你有兒孫就有後了,我的解釋不一樣,你兒孫裡頭有沒有賢人?沒有繼承道業的人、道統的人,沒有繼承家業的人,你家沒有後代,你沒有傳人,所以這比什麼都重要。

  可是這個事情是大事,我們也想了很久,所以希望將來看誰能再送一筆錢給我們,我想辦一個一條龍的學校,從幼稚園到大學到研究所,想辦這麼一個學校。小孩從幼稚園進來,一直在這個學校念到大學,念到研究所,這樣他就不受外面的染污。我要求的老師,老師就是保姆,從幼稚園要一直帶到大學畢業,學生升級,他也升級,他是專門教倫理道德。其他的課程我們會聘請外面老師來教,倫理道德是一個老師終身陪伴,我們有這個計畫。

  頭一個爭取的是山東,山東人說:法師,孔子、孟子都是出生在山東,你這個學校不在山東辦,在哪裡辦?所以他們政府給地給我,現在初步他給了我四百畝地要用來辦這個學校。這個學校辦出來就有意義,我們來做個示範。學校不招插班生,沒有插班生,插班生一插進來,學校就亂掉。就是從招生到哪?幼稚園一年級,就一直讓他念上去,當中沒有插班的,這樣才能保證。我們安徽一些朋友聽到這個事情,他們也在爭取,我說好!如果有機會就辦兩條龍的學校,再多就不行,再多我們人力分配不過來。現在我們是積極在培養老師,這老師的班已經開始大概有半個多月了。老師的訓練是半年,他們都是有教學經驗的;幼稚園的老師、小學老師、初中老師,來參加我們這個培訓。將來有志願,把你的學校工作辭掉,到我們這個學校來。所以這也是隨著時代的需要,我們來做這麼一樁事情。

  問:下面一個問題,請問政治與教育之間的關係為何?到底政教合一好或是政教分開比較好?

  答:這個問題有不少人問過我,在國際會議上也有人提到民主、專制、多黨競爭、一黨專制,都曾經問過這些。這些東西是不是重要?我覺得一點都不重要,還是孔老夫子講的話有道理,「人存政舉,人亡政息」,為政以德。這個人是個有道德的人、是個好人,念念都為百姓、為人民做事的人,專制,好皇帝;民主,好總統。如果他沒有道德,只顧自己的權力地位,不顧人民的死活,專制是壞皇帝,民主是壞總統。我覺得與這個沒有關係,最重要的,倫理道德的教育重要!只要真正接受過倫理道德的薰陶,他那個愛心,愛父母的心擴大到能夠愛國家、愛社會、愛世界,無論是專制、是民主,都是好人,都了不起。何必在這些地方去爭?毫無意義!為什麼不在倫理道德上去爭去?這個要懂。

  如果你們要問我,這個話實在講,第一次問我的是演培法師,在新加坡。我到新加坡去訪問,在那邊講經,演培法師是我的老朋友,他大我十歲,請我吃飯,他就問這個問題。他說:淨空法師,你是贊成君主還是贊成民主?我就告訴他,我贊成君主,不贊成民主。他說你這個頭腦舊了,不合乎時代。我為什麼會贊成君主不贊成民主?諸位要曉得,君主他是負責任的,他要不負責任,他的政權會被人推翻,被人家取而代之。所以你看看一個從前的皇帝君主時代,皇帝登基,就是我們今天講的就職,就職大典,就職大典之後,第一樁大事是什麼?立太子,培養接班人。他的兒子當中,選一個他認為是有德行、是個好人,將來可以繼承他,不至於亡國。請國家最優秀的老師,有品德、有學問的人教他。所以太子所受的教育是一般人享受不到的,國家一流的人才來教他、來輔導他。所以好人是教出來的,怎麼壞也不離譜,一離譜,他的政權馬上被別人推翻,家破國亡。所以一個王朝建立,能夠傳十幾二十代,能夠傳幾百年,有它的道理,他是負責任的。

  民主難講!任期四年、五年,拼命選,不知道花了多少錢、花了多少心血選上,選上之後,這幾年當中,一定撈回來,不能蝕本,下一屆未必是他,那個責任心跟君主就不一樣。所以我就分析給演培法師說,我贊成君主,你贊成民主,我們兩個不一樣。這確確實實,我們從整個歷史上去觀察。我年輕的時候很佩服孫中山先生,他老人家提倡的是什麼?一個黨,一黨專政,不是多黨。他這一黨代替了中國古時候的皇族,皇族他是一家,一家來統治這個國家。所以孫先生對中國的傳統他了解,對西方東西也知道,他把這兩個長處結合在一起,這了不起,一黨專政。

  國民黨的失敗因素很多,最重要的是那個時候軍閥割據,國家沒有統一,第二個就是沒有真正替國家培養人才。皇帝懂得,那是在一黨專政,這個黨要懂得。黨裡頭要選拔優秀的黨員,要認真培養,培養最重視的是倫理道德。亂世的時候用才,治世的時候用德不用才。國家已經統一,德是最重要的,才能夠維繫長久。打天下的時候可以不必談道德,有才幹就行,那是什麼?搞革命!成功之後就不行,你沒有德,你就沒有辦法統治。重要,比什麼都重要。這些古聖先賢典籍裡頭統統都有,講得很清楚、很明白。倫理道德不能不講,不能不照做。如果要是廢棄了,天下大亂!

  我在講經的時候常說,中國立五千年而不衰。我在澳洲,南昆大一位老教授告訴我(有天校長請我吃飯,幾位老教授作陪),我才曉得有這麼一樁事情。他說在上個世紀初,二次大戰之前,應該是在民國二十年左右,歐洲有些學者研究,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國,三個都消失,埃及、巴比倫都消失,為什麼中國會存在?研究這個。研究得的結論很正確,他說可能是中國人重視家庭教育的原因。這句話完全說對了,他講給我聽,我給他證實,一點不錯。中國人最懂得教育,關於教育這樁事情,在中國有五千年歷史,五千年的經驗,五千年的智慧,五千年的方法,五千年的效果,不可以有過失。誰能夠懂得,誰能夠運用,他就能夠領導世界。這個教育是愛的教育,這個教育是和平的教育,所以中國這個民族五千年來,你看這個歷史,從來沒有侵略過別人,從來沒有佔領別人的一寸一尺土地,沒有,這不是假的。

  鄭和下西洋,今年是剛剛好六百年,南洋一些國家他們在籌備,要舉行一個盛大的慶典。鄭和那個時候,中國是世界上最強的國家,帶著艦隊,龐大的艦隊,二萬八千多人。他那個寶船,我看到那個模型都嚇一跳,木頭做的,多大?像現在的航空母艦,簡直不可思議。它那個長度,北京的太和殿,兩個太和殿那麼長。在那個時候有那樣高的技術,世界第一。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時候,那個船跟他一比,小船,太小了。可是鄭和七次下西洋,沒有搞殖民地。那些當地人送一些土產給我們,中國送給他們的禮物更豐富,表示大國。所以南洋一帶的人民到現在都紀念鄭和,很多地方有鄭和廟,這是最有力的證明。那是個和平的民族,是個愛好和平的國家,與其他國家族群的人往來,都是交朋友,沒有絲毫惡意,決定沒有想控制別人,沒有想佔領別人。靠什麼?真的是教育。所以我們有這麼好的優良傳統可不能疏忽,不能把它忘掉。

  我常常在國外宣揚,除了中國教育之外,中國還有中醫;中醫也是五千年的歷史,五千年的經驗,五千年的智慧,五千年治病的效果,西醫到現在還不到三百年。英國皇室他們生病請中醫,不請西醫,我是今年六月到倫敦訪問才知道。有智慧,相信中醫,相信什麼?五千年的經驗跟三百年的經驗,你怎麼選擇?不可以不懂。我們如果對這些常識都不懂,怎麼對得起祖宗?怎麼對得起中國五千年的文化?我們的好東西太多太多,佛法更不必說。佛法傳到中國兩千年了,已經變成中國的佛法,跟印度不一樣了;它跟中國儒道會合在一起,是中國文化。兩千年當中依照佛經典修學成就,遠遠超過印度人,這都是要知道的。原本三家都是學派,在中國上稱為儒家、道家、佛家。如果說帶著宗教色彩的,那宗教色彩比較濃厚的是道教,佛教沒有,這是我們學佛的同學不能不知道的。

  中國歷代的帝王對於儒釋道三家,都非常認真的學習,他都通達。他把這三家處理得非常融洽,因為帝王他內行,他不外行,他懂,你騙不了他,他對這些典籍真下了功夫。尤其是清朝開國的時候,康熙、雍正、乾隆統統都是讀書人。所以宮廷裡面幾乎從來不間斷的邀請儒釋道三家的學者,到宮廷裡面去講經,皇帝帶著文武百官來聽課。所以他的國家大治,國泰民安,這有道理。清朝統一中國是很不容易的事情,少數民族統治多數民族,清朝入關的軍隊只有十二萬,讓中國人都服服貼貼聽他的,憑什麼?清朝皇帝不敢說我說怎麼樣、怎麼樣。他不是這樣說,他怎麼說的?孔子說的,佛說的,大家都服了,沒話說;他不說他自己說的,非常高明。那中國人接受儒佛的薰陶這麼多年了,聽到佛、孔子肅然起敬,而且他們真幹、真學。

  近代,這是七0年代(一九七0年代),距離我們現在是三十年前,英國湯恩比博士,這是世界權威的一個學者,他說解決二十一世紀社會問題,只有中國孔孟學說跟大乘佛法。這話他講的。我到歐洲去看了一下,確實歐洲人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研究很有成績。他們有很長的歷史,寫出的論文也不少,都相當有見地。我們看了之後才曉得,這是美國這邊跟歐洲比是比不上的。

  今天這世界之動亂,每個人都擔心,如何化解衝突,促進安定和平?講的人太多,也講了幾十年。聯合國有和平的組織,是在七0年代,到現在有三十五年。每年不知道開多少次會,可是世界動亂的頻率一年比一年增加,災害一年比一年嚴重。與會的這些專家學者我認識不少,會後大家在一塊聊天,都說心裡話,和平沒有把握。和平怎麼落實,人人都關心,偏偏做不到。湯恩比說的話有沒有說錯?給諸位說,他說得不錯,但是你要不能把儒佛看透,儒佛對於今天的社會也是一籌莫展。你看中國學佛的人這麼多,日本、韓國、越南學佛的人都很多,有沒有用處?剛才說了,十善都做不到,大乘佛法能救人嗎?儒家你要是把四書五經、十三經搬出來,能救這社會嗎?做不到!說了是很好聽,沒用處。

  所以我講湯恩比的話沒有說錯,他說得有道理,而是我們對於儒跟佛了解不夠透徹。四書五經、十三經就好比這裡擺的花朵,好看,沒有根,死的不是活的,大乘佛法這些經論也不起作用。為什麼我說湯恩比的話說得有道理?你把佛的根找到,儒的根找到,從根救起,管用,真管用。儒的根是什麼?《弟子規》,佛的根是什麼?《十善業道》,只要真正從《弟子規》、《十善業道》上去做,確實可以化解衝突,確實可以恢復安定和平,不是做不到。可不能看那些高深的,最基本的地方你去看這個,它才能收到效果,它是活的。雖然樣子現在不好看,生生不息,它有生命。所以這個時代衝突化解再恢復安定和平,至少要二十年到三十年,要從根做起。

  現在如果真正要做,也是有方便。國家能夠選拔二、三十個老師,天天給全國人民上課,怎麼上課?用國家的電視台每天晚上播兩個小時,上課。我相信一年、二年人心就定了,用遠程教學可以做得到。二、三十個老師可以找得到,不難找。不用這個辦法,那就太難太難,真的是束手無策。我們明白這個道理,政教合一、政教分開都是小事情;為政以德,這才是真正的核心,倫理道德。

  五倫一定要認真去推動:父子有親,君臣有義,夫婦有別,長幼有序,朋友有信。中國道德的德目,八德:孝悌忠信,禮義廉恥;另外還有個說法,忠孝仁愛,信義和平,八德是兩種講法。兩種講法把它合起來,除掉重複的,十二個字,「孝悌忠信,禮義廉恥,仁愛和平」,這種教育能夠普及到全世界,世界會安定、會恢復和平,什麼樣的衝突都能化解,佛法裡面講善巧方便。

  問:末後一個問題,許多同修都非常希望知道已過世的親朋好友的去處,想確定是不是真正往生極樂世界,或者是投生到其他什麼地方去。否則這些在世兒女親人總覺得心不安。請老法師開示。

  答:怎麼開示心還是不安,為什麼?你沒有見到。我說的你就相信嗎?實實在在這樁事情,問人不如問自己。你能夠把《無量壽經》多念幾遍,你已經過世的親朋好友,他一生他的思想、他的言行跟經對比一下相應不相應,你就斷定他是不是真的往生。如果他是佛知佛見,對人都能夠寬厚,都能夠捨己為人,自己肯吃虧、肯上當,處處能替別人想,這個人念佛決定往生。如果還有自私自利,別人得罪他的時候常常懷在心裡怨恨、報復,這個人肯定到三途去,念佛也不能往生。所以能不能往生或者能不能生天,十法界裡頭,你到哪一法界去,你只要把大乘經多念一念,就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

  至於他會不會墮惡道?我們現在也出版了一本書,就是江逸子居士畫的地獄變相圖。畫好之後,有一天我忽然想起來,他做這幅畫是依道教《玉曆寶鈔》做底本來畫的,我就想釋迦牟尼佛在經典裡面一定說過關於地獄這類的。所以我們就派了三個同學查《大藏經》,查了兩個星期,《大藏經》裡面找出二十五部經論,佛對地獄講得很清楚,比道教講得清楚多了;每個地獄裡頭的業因說得好,道教裡頭這業因講的不如佛經上清楚。那我們把這些經文統統抄在一起印成一本,我題了個名字,《諸經佛說地獄集要》。諸位看看之後,你就曉得,如果我們的思想、見解、言行跟那個相應,那就到地獄去了;跟《無量壽經》相應,你就到極樂世界去了。所以這個不要問人,人會騙你,會討好你,你就會上當。你自己把這多看看、多了解,統統搞清楚、搞明白,這多好。所以學佛要開智慧,學佛再要受人騙,那就很冤枉,那就錯了。好,現在時間到了,我們今天講到此地。

#